返回上一頁 第2424章 重臨劍樓 回到首頁

第2424章 重臨劍樓
薛安秦瑜第2424章 重臨劍樓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來一塊錢陽光

第2424章重臨劍樓

沈高歌嚇得渾身一顫,臉唰一下就白了。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艱難的吞了口口水,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不是虛弱期嗎?怎么還能操縱劍意?而且這么暴力,這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啊……。”

噗!

一道劍芒閃過之后,沈高歌的耳朵應聲而落,濺出片片血花,分外好看。

依舊是那座高可摩天,氣勢磅礴的劍樓!

只是以往沈紅衣都是徑直飛入其中的,可現如今身處劍魂轉生虛弱期的她只能強忍著那逼人的劍勢,一步步往劍樓走去。

每走一步,她心中的怒火便會更盛一分,對薛安的恨意更可以用刻骨來形容。

要不是因為那個家伙,自己怎么可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關鍵她不服!

發自肺腑的不服!

明明他除了境界之外其他方面的修為都遠遜于自己,可沒想到最終就是這樣一個人將自己給擊敗了。

這對于一貫心高氣傲的沈紅衣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一定是自己太過大意所以才被那個家伙趁虛而入了!

對,一定是這樣!

這次我求家主或大掌柜幫我度過虛弱期后,一定不會再掉以輕心,我要將他徹底擊敗!

讓他跪在地上向我求饒!

沈紅衣心中暗暗發狠。

與此同時,她終于來至了劍樓之前。

門前并無守衛。

笑話,這里乃是沈家最為核心之所在,里面不知道居住了多少逆天的存在,除非這人瘋了,否則誰敢來這里鬧事?

沈紅衣邁步便想往樓內走去。

可是她幾次邁步,最終都被這座劍樓所散發出的磅礴劍意給逼退了回來。

這不禁令她越發惱怒,忍不住大喊一聲。

“沒看到是姑奶奶我回來嗎?還不快開門?”

隨著這一聲叱喝,但見懸掛于大門之上的那兩個大字緩緩激蕩起了異樣的光華。

緊接著便從中現出了兩道虛幻的人影。

一個腦門上刻著一個劍,一個腦門上刻著一個樓。

沒錯!

這兩道人影正是由那劍樓牌匾所變化而成。

一個為劍,一個為樓。

嚴格說起來,它們應該也算是精怪。

但估計整個天外天都沒有比它們兩個更奇葩的精怪了。

因為哪怕是器物成精好歹也得有一個具體的物體,唯獨它們兩個居然是以單純的篆字成精。

這就足以顛覆許多人的想象了。

可若是放在這強者輩出的沈家之中就顯得不是那么奇怪了。

因為這座劍樓歷經數千年的歲月洗禮,不知道有多少驚才絕艷之輩于此居住過。

他們所留下的磅礴劍意早已跟這座劍樓融為一體。

而這兩個大字傳聞又是出自當年那位創建沈家的劍帝之手,本身就暗含劍道至理。

后面又歷經了如此之多的劍意滋養,萌生靈智也不奇怪。

這也是沈家為何大門敞開的原因所在。

因為有這兩位看守,任何心懷不軌的人都休想入內。

只不過平時這兩位很少現身,所以很少有人知道罷了。

此刻,當它們看到門前站著的沈紅衣后,不由全都為之一怔。

然后劍字精便滿臉奇怪的問道“紅衣丫頭,你怎么突然之間劍魂重生了?”

“是啊,是覺得太無趣了,所以重生玩嗎?”

看著這兩位憨憨的精怪,沈紅衣翻了個白眼。

“你才重生著玩,我這是逼不得已才被迫重生的!”

劍樓二怪對視一眼,旋即露出了恍然之色。

“哦,說了半天原來是戰敗了啊!”

這下沈紅衣的面色變得更難看了。

“少廢話,還不趕緊讓開,我要去求見家主和大掌柜!”

“哎呀不要那么著急嗎,俗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咱們總得一步步來吧!”劍字精怪笑嘻嘻的說道。

“沒錯沒錯,我們哥倆好不容易現身,就陪我們多聊會唄!”樓字精怪也笑著言道。

“姑奶奶我現在沒時間跟你們糾纏,別讓我發火!”沈紅衣言語十分不客氣。

可兩個精怪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實際上它們也不知道什么叫生氣,嘻嘻哈哈的便讓開了道路。

沈紅衣氣沖沖的闖進劍樓之中,直奔那最核心的長老大廳而去。

而這兩個精怪則看著她的背影喋喋不休的評論著。

“紅衣丫頭似乎很生氣的樣子啊!”

“估計是被人打敗了,心情不好吧!”

“不過說起來能有誰將她都給打敗呢?”

兩個精怪在外面議論不休,而沈紅衣這時候則已經闖入了長老大廳。

此刻并未集會,所以這大廳之中空蕩蕩的,只有一座神秘莫測的高臺矗立當中。

沈紅衣收斂臉上的怒色,神態恭謹的跪倒在地。

“弟子沈紅衣,求見家主以及大掌柜!”

聲音在整個大廳之中回蕩著。

驀地。

高臺閃爍起了亮光。

緊接著便見一道道模糊的身影開始浮現。

每一道身影之中都蘊含有極為強大的氣息。

而在高臺正中,在一陣璀璨的閃光之后,現出了一名面容蒼老的老者。

當見到這名老者之后,沈紅衣再次深深叩首。

“弟子沈紅衣,見過大掌柜!”

當看到下面跪著的沈紅衣后,這位大掌柜的臉上也閃過了一抹訝異之色。

“怎么回事?為何你也劍魂重生了?”

沈紅衣面現委屈之色,低頭言道“回大掌柜,弟子在為哥哥報仇的時候,一時不慎,被那薛安偷襲成功,結果……結果戰敗身死,無奈之下只好劍魂重生了!”

此言一出,本來安靜的長老大廳便開始熱鬧起來。

這些模糊的身影之中傳來一聲聲難以置信的驚呼。

“怎么可能?以那薛安的實力,能勝過高歌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此次居然連紅衣都敗在了他的手中,莫非此人乃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有人驚聲道。

“是啊,紅衣的劍道我們大家有目共睹,可以說是現如今沈家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她怎么也敗了呢?”有人惋惜道。

聽到這些議論之聲,沈紅衣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再次叩首道。

“大掌柜,諸位長老,此次戰敗完全是因為我過于輕敵和大意了,結果才讓這薛安趁虛而入。”

(本章完)

薛安秦瑜 https://wenyuan.me/Read/668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