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23章 實際更糟糕 回到首頁

第2423章 實際更糟糕
薛安秦瑜第2423章 實際更糟糕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2423章實際更糟糕

薛安手腕一翻,手中便出現了一柄殘缺不全的奇形長劍,正是沈紅衣賴以成名的那柄斂天晴。

見到這柄傷痕累累的長劍,九天玄女瞳孔微縮,“她死了?”

薛安搖了搖頭,“沒有,她的守護劍靈異常強大,在最后時刻將她的劍心救走了!”

盡管如此,九天玄女的心依然沉甸甸的。

因為她委實無法想象薛安到底是如何戰勝的沈紅衣。

畢竟單論實力而言,沈紅衣是遠勝過薛安的。

薛安唯一所能夠依仗的就是那遠超實力水平的境界而已。

可境界再高也不可能當成真實實力啊!

正在這時,薛安的體內突然傳來咔咔咔一陣輕響,旋即鮮血便滲透了薛安的前心后背。

查溫良立即將他前心的衣服扯開,然后便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

但見薛安的身體之上縱橫交錯有無數道裂痕,這些裂痕或深或淺。

深的足以看到臟腑,淺的也能見到白色的骨頭。

而在此刻,這些裂痕正在泊泊淌著鮮血。

查溫良頭皮有些發麻,他想出手救治薛安,卻發現根本無從下手。

因此此刻的薛安就仿佛被狠狠摔碎然后又拼湊起來的瓷器一樣,經不起一點觸碰。

莫常紅也看傻了,忍不住呢喃道:“怪不得讓自己的老婆孩子全都躲開,原來他受了這么重的傷啊!”

可盡管如此,薛安的臉上依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痛楚之色。

他深吸一口氣,然后便對九天玄女說道:“麻煩幫我打開一下儲物戒指,將那枚丹藥拿出來!”

此刻的薛安已經連打開儲物戒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九天玄女立即以暴力手段打開了薛安的那枚儲物戒指,從里面取出自己贈給他的那枚丹藥。

這時的薛安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用目光看向查溫良。

查溫良心領神會,立即將瓶蓋打開,從里面取出丹藥塞進了薛安的嘴中。

因為怕薛安連消化丹藥的能力都沒有,查溫良還特意拔出金針,在薛安的穴位上刺了幾下。

頃刻間,丹藥入腹,薛安的臉上現出一抹潮紅,然后便緩緩跌坐于地。

“二位,請為我護法!”

說罷,他便閉上眼睛,進入了深沉的禪定之中。

剎那間,點點金光跟劍意便將他的身軀包裹其中。

見此情景,九天玄女跟一旁的查溫良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然后九天玄女便深吸一口氣,沉聲道。

“爾等聽令,從現在開始,以此為中心,方圓十萬里虛空化為禁區,非令擅入者死!速速退去,于界限之外守護!”

一聲令下,九天玄女帶來的這些手下不管是驚訝還是感嘆,全都齊齊俯首。

“喏!”

然后便紛紛退出了界限之外。

而相比起這些手下們的動作,司家此刻的處境可就尷尬了。

因為現在的他們,連自身的家族駐地都已蕩然無存。

所以許多人都下意識的將目光投向了司明奇。

畢竟不管怎么說,這位司明奇還是司家現在名義上的家主呢!

但見這司明奇神情僵硬的看著遠處業已被金光所籠罩的薛安,眼皮不住的跳動著。

他也不知道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本以為薛安勝了,卻沒想到也是一場慘勝。

看這傷勢,估計稍晚一些就連命都保不住了。

但事已至此,說其他的也沒用了。

于是司明奇緩緩吐出一口氣,一揮手。

“我們也退出界限之外,靜觀其變吧!”

“是!”

眨眼間,方圓十萬里的疆域便被徹底清空,只剩下了查溫良還有九天玄女等寥寥幾人。

“女帝大人,你說他得多久才能出關?”莫常紅輕聲問道。

一旁的查溫良輕嘆一聲,“你應該問他還能不能出關!”

莫常紅渾身一震,“有那么嚴重嗎?”

“有!事實上情況遠比你所看到的還要糟糕!我都無法想象他是怎么撐到現在的,包括神魂在內,他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點好地方了!”查溫良低聲道。

莫常紅一臉震撼。

九天玄女輕聲道:“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在此守候,直到……他醒過來!”

而就在同一時刻,在那遙遠的星空深處,沈家本部所在的星球之中,有一座建造于本部地底的祭壇突然開始顫抖起來,并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華。

片刻之后,祭壇上便有一柄流光溢彩的寶劍砰然破碎,變為了點點光華。

緊接著這些光華迅速凝聚,幻化為了一道人形。

沈紅衣緩緩睜開了眼睛,率先映入眼簾的便是站在祭壇之下,一臉不可思議之色的沈高歌。

此刻的沈高歌,已然沒有了之前那沖天的豪氣,而是面色蒼白,顯得很虛弱。

這也是劍魂重生之后的通病。

實際上沈紅衣此刻的感受也是一樣,就感覺自己的劍心雖然還在,體內卻空蕩蕩的,沒有半點劍意可言。

“紅……紅衣,你……你怎么也敗在了那人的手下?”沈高歌結結巴巴的說道。

因為他委實無法相信在自己眼中這位堪稱無所不能,甚至在家族年輕一輩中劍道僅次于二公子的妹妹居然也會敗在薛安的手中。

而且這還跟自己的失敗不一樣,這次妹妹乃是特意為了給自己報仇而找上門去的。

這顯然說明她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就是這樣依然被人打的劍魂重生,這當然令沈高歌瞠目結舌。

沈紅衣的面色陡然變得極為陰沉。

“滾!”

說罷,她沖下祭壇便往外走去。

沈高歌被罵的一縮脖子,卻又不敢反駁,只好訕訕的跟在自己妹妹身后。

直到走出祭壇,他才忍不住問道:“紅衣,你去哪啊?”

“見家主!”

“為什么要見家主?”

沈紅衣霍然轉身,眼中燃燒著熊熊的怒火,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要讓家主幫我盡快度過虛弱期,恢復實力,然后再去找那個混蛋算賬!”

說罷,沈紅衣轉身大步離去。

“不要跟著我了,我現在不想見到你!”

沈高歌很委屈的站在原地,良久之后方才輕聲嘟囔道。

“輸了就怨我么?這是什么道理?”

話音剛落,一縷劍芒便直刺而來,擦著沈高歌的耳朵掠了過去。

而后便聽沈紅衣的聲音遙遙傳來。

“再讓我聽到你在背后說我的壞話,小心你的耳朵!”

(本章完)? ???div

薛安秦瑜 https://wenyuan.me/Read/668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