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島內島外 回到首頁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島內島外
絕世戰神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島內島外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聽到月瑤這么一說,陳逍卻是淡淡的一笑,道:“辦法自然是有的,這鯨魚島不過就是一座小型的修士島嶼,并不大,看起來島上守衛也不是那么嚴格,既然沒有路,那咱們就走出一條路來不就是了。”

說著,他側頭看向了小龍,道:“小龍,你去,使點小手段,看他們是不是愿意放我們進去。”

小龍得到了陳逍的傳音授意,便點了點頭,直接朝著海面上的封鎖入口處,飛掠了過去。

只見平靜的海面之上,由鯨魚島的守衛出面,數百人每隔一段距離站著,手中牽著一條特殊的鎖鏈,橫亙在寬廣的海面之上,將去往鯨魚島的必經之路給牢牢的封鎖住了。

然后,就在這些封鎖的線路上開了三個口子,負責排隊收費,收了費用之后才允許進入鯨魚島上。

只見一名氣息不俗的中年男修,坐在桌子上,頭也不抬的問道:“姓名,性別,修為,可有什么來歷?”

“在下吳志高,性別,修為顯圣境初期,沒有來歷,乃是一名散修。”一名看上去頗為年輕的修士,來到了桌子前,很是客客氣氣的說道。

“入島費,五千神元石。”說著,中年男修頭也不抬的左手一攤,一邊用右手在冊子上書寫記錄一番,倒也算是很嚴謹。

只見年輕修為頗為的有一點為難,顯然是囊中羞澀,沒有錢,語氣艱澀的說道:“大人,那個,能不能通融一下,少一點入島費,我身上沒那么多錢。”

這一下可是把中年修士給激怒了,猛的抬起了頭來,瞪大了雙眼,怒氣洶洶的大罵了起來,道:“一分錢也不能少,你沒錢來這兒費什么話,窮鬼一個,滾圓一點,別來礙事,來人啊,把他叉走,別擋著了后面的人。”

頓時,年輕修士臉色一白,很是惶恐和害怕起來。

可以說這中年修士表現出的格外霸道蠻橫,無禮而兇暴,非常的不近人情,叫人看了很是生惡,不過奇怪的是他中年修士的這一番舉動,卻并沒有引來任何其他修士的反對,反而是排在后面的一眾修士對年輕修士頗為的不屑和譏諷,一頓冷嘲熱諷了起來。

“窮酸鬼一樣,沒錢的話就趁早滾的遠遠的,還上什么島,在外面也一樣可以躲著,沒有必要入島啊,不過嘛若是運氣不好,碰到了云霄閣或是紫荊商會的人,恐怕下場就很難說了,現在啊島外太亂了。”有人冷冷的說道。

“占著茅坑不拉屎,沒錢你來排什么隊,浪費時間,好了,快點滾吧,我們還要入島呢。”

“就是,快點走啊,別擋路,走啊。”

被眾人一頓譏諷的年輕修士,表情很是難堪,還有慌張和苦澀。

左手的守衛一見,立馬就各自上前,準備要將這個年輕修士給叉走了,好給后面的人繼續騰出空間來。

見此,中年修士冷冷的一笑,不帶絲毫感情,就道:“小子,別怪我心狠冷血,你要么交錢,要么滾蛋,二選一吧,現在這西海域都亂成什么樣子了,若是云霄閣和紫荊商會真的繼續開戰下去的話,還會更加的混亂和危險,咱這鯨魚島雖說只是一個小島,靈氣也不大充裕,至少在島上還是安全的,若是你在其他地方,呵呵……”

后面的話中年修士沒有多說,但也向所有人表明了如今在西海域的殘酷形勢。

永陵島一戰的消息,早就傳了出去,鬧的整個西海域人盡皆知了,幾乎是一夜之間云霄閣和紫荊商會開啟了大決戰,使得雙方都死傷不少,尤其是當時正在永陵島上的許多無辜散修,更是遭受了池魚之殃。

而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算是徹底的白死了,沒有人會替他們多喊一句冤屈的,一來人都已經死了,人死不能復生,也沒有人真的會替一個死人去報仇,說不定這些人連個親朋好友都是沒有的,或者一起死了。

二來嘛,要知道大戰的雙方可是紫荊商會和云霄閣,難道會有這些人親朋好友或是師門去找這兩個大勢力的晦氣跟麻煩不成,那純粹是活膩了。

所以啊,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全部都是白死了,要怪的話也只能是怪他們運氣不好,死的很慘。

但是,也僅僅如此而已了。

中年修士的話,就是這個意思,像是眼前這個年輕修士一樣的散修,在面對云霄閣紫荊商會這一場大戰的波及之下,是根本連一點自保之力都沒有的,若是運氣不好被撞到了,死的幾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這是其一,還有另外的一點,中年修士雖然沒有明說,但也是提到了有這么個意思,那就是趁著現在兩大勢力惡斗,整個西海域一片混亂之際,就會出現許多渾水摸魚,趁火打劫之人。

其中更是以邪修為主,會專門對那些落單的散修,或是實力不強的修士下手,殺人奪寶。

在這種一片混亂的情況之下,根本就不會有人去找這些人麻煩,更加的不會有衛道士出現,去伸張正義,死了也是白死。

相比于前者,受到波及的可能性,其實后者被邪修們暗殺偷襲,趁機殺人奪寶的可能性還要更高。

所以這個時候一個相對穩定有序的環境,就顯得格外的彌足珍貴了,這也是為何鯨魚島敢開這樣高價的原因了。

尤其是對于那些實力不怎么強的散修們來說,就更加是如此了,在島外你可能會面對各種各樣的風險,而這些在島上是沒有了。

只要你入島后,島上是被嚴格禁止一切私斗的,這一點很重要,島內島外完全就是兩個世界。

被中年修士這么一說,年輕修士猶豫了一下,一咬牙,還是將自己身上最后的一點神元石都給拿了出來,道:“好,我給,別趕我走。”

中年修士拿起了錢,掂量了一下,哼了一聲,道:“早點這么干脆不就好了,磨磨蹭蹭的何必呢,好了,快進去吧,下一個。”0

絕世戰神 https://wenyuan.me/Read/4705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