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千八百八十一章 你為什么不殺我 回到首頁

第二千八百八十一章 你為什么不殺我
絕世戰神第二千八百八十一章 你為什么不殺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短發男修到了現在早就已經等不及了,忙道“好了,別說了,麻利的一起動手,砸了這陣法,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了。”

“好,一起出手。”

“一起出力。”

“砸。”

當下,就在黃杉女修忐忑不安的眼神之下,四個人站在了山峰面前,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靈器,對準了一個面,直接就砸了下去。

啪!

一陣巨響聲之中,藍色的陣法光幕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一點的阻礙作用,直接破碎,露出了一個一人多高的大洞來,顯示出里面果然是中空的,有一處隱藏的山洞在山峰內部。

煙塵彌漫之下,漸漸的一個人影就倒映了出來,正是好端端的坐在其中調息養傷的陳逍,突然被人破門闖入了,他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只不過因為有煙塵遮擋的緣故,看不太清他的面目表情。

四個人看到突然出現的一個人影,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大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會在這里?你……”

青衫男修眉頭一緊,下意識的后退了半步,不知道為何他突然感覺到空氣似乎降溫了一般,有股冷颼颼的感覺,很涼。

廋削男子滿臉的戾氣,怒聲道“管他是人還是鬼啊,先殺了再說,殺人奪寶天經地義,到時候好處咱們大家一起分,嘿嘿。”

“想殺我?”

這時,只見陳逍緩緩起身,還撐了一個懶腰,目光一片平靜,既沒有半點害怕和緊張,也沒有其他任何的感情波動,就像是一個死人,對,看死人的眼神。

這個眼神,已經麻木的超越了一切,似乎所有的生和死在這個眼神里面都變得毫無意義。

黃杉女修將陳逍的眼神看在眼底,整個人只覺得背后發涼,有種魂不附體的巨大恐懼降臨而來。

“你……”青衫男修也被震住了,下意識的想要說話。

其他三個人盡管心中有點心虛,有點緊張,但是事到臨頭了,也完全沒有退縮的理由,就算是知道很危險,也得硬著頭皮上了,畢竟開弓沒有回頭箭。

只不過他們完全錯誤的估計了雙方的實力差距,想要趁機出手圍殺了陳逍,就是完全的太過荒謬了。

甚至說黃杉女修都沒有看到陳逍是怎么出手的,只見到在陳逍的面前一陣模糊之下,空中驟然浮現出四道凌厲的劍氣,精準的斬中了四人的身體,穿身而過。

沒有任何一點的浪費,也沒有任何多余的出手。

下一刻,四團血花爆炸開來,四個人當場就身體裂開無數碎片,碎了一地,鮮血淌滿了整個地面,格外的血腥,四個人的神魂也一定沒有逃離的機會,被連帶著的劍氣籠罩之下,直接破滅而死。

噗嗤!

“啊~”

飛濺出來的鮮血,狠狠的濺在了黃杉女修的身上和臉上,嚇的她整個人都臉色發白,驚恐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完完全全的呆滯住了,就像是傻了一樣,眼神之中還殘留著深深的恐懼,就這樣傻愣愣的看著陳逍,像是在等死一樣。

太可怕了,我要死了。

這是現在黃杉女修心中唯一的想法,實在是雙方的實力差距確實太大了,別說反抗,就是連看清楚對方是怎么出招的,她都沒有看到。

只一招,幾個人就被劍光誅殺,連聲慘叫都沒有留下,實力差距太大了。

這個時候的她不敢做出任何多余的動作,只能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等待著迎接自己最后的審判,甚至于她都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不敢去看,心中則是只剩下了苦澀和恐懼。

誰能想到,出來這一趟居然意外的招惹到了這么一個煞神,太恐怖了。

又有誰會料到,這么一個超級強者居然會躲在這么一座不出名的小島之上,還沒有過多的遮掩,引來了天地異象,使得有人生出了不該有的貪念。

如果在一開始,四個人就沒有這樣的貪念的話,那也就不會這么不明不白的就死了,黃杉女修在心中這般想到,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是從來沒有后悔藥的。

這四人,包括了她師哥青衫男修在內,如果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只怕一開始就不敢去妄動的,可惜沒有如果。

“大概,我馬上也會被殺吧。”她在心中默念著,等待著。

只不過在等了半天之后,卻也沒有等到她預想之中的攻擊,卻只是聽到一陣冷風響起,打在了她的臉上,還將她的長裙掀起,吹的嘩嘩作響,然后聲音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了。

她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就看到了陳逍依舊飛走了,遠在天邊,并沒有多理睬她的意思。

看到了這一幕,黃杉女修一下子就愣住了,呆呆道“你,你為什么不殺我?”

飛在半空中的陳逍,似乎是聽到了對方的囈語聲,側頭回來瞥了一眼,嘴角微微一翹,什么多余的話也沒有說,徑直離開了。

黃杉女修停在原地,一陣發呆。

直到確定了陳逍徹底離開,消失在了神識范圍之內,再也看不到了之后,她才如釋重負的反應了過來,整個人就像是力氣被從身體上全部抽離了一般,重重的攤在了地上。

剛才這一會兒的功夫,她的渾身上下都已經被汗水完全浸濕了,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似的,緊張恐懼到了極點,以至于消耗了太多的體力,人都快虛脫了。

不過,現在她卻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慶幸,自己總算是活了下來,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最后會放了她,至少自己能夠活著。

只要活著,就比什么都要幸運,都要好了。

她甚至于不敢多停留一下,將地上四個人的儲物戒,以及財物收刮一空之后,立馬向著跟陳逍相反的方向,快速的離去了,生怕再節外生枝。

至于說這四個人的儲物戒,到底有沒有什么財寶,陳逍并沒有太多的興趣,畢竟這種螻蟻一般的普通修士,是基本不可能有什么好東西的,他也不會在乎。

原地,除了留下一地的鮮血,還有殘破的山峰,再無他物。

醉清風

絕世戰神 https://wenyuan.me/Read/47052/index.html